古田新闻网 专题 今日古田 2018年-今日古田报 第1176期

陈靖姑的前世今生

2018-06-28 16:15

出古田县城,向东南省会福州方向行三十余里至大桥镇中村,这里山势虽重叠起伏,但明显平缓圆润许多;溪流水波不惊,且歌且行,一派和谐雅致情境。就山势水行处有一庙宇,乃为临水宫祖庙,内主祭临水夫人。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临水宫香火自唐贞元八年(公元792年)燃起, 绵延一千二百多年,紫霞笼罩中国东南数省,远飘东南亚各国,海内外信仰者达八千多万。

临水夫人,乃“妇幼保护神”陈靖姑之大众称呼。综合各方资料, 一般认为陈靖姑生于唐大历二年(公元767年),卒于贞元六年(公元790年),娘家在福州,十八岁嫁与古田临水(今大桥镇)刘姓人家为妻。史上最早记述陈靖姑信仰文化形成过程的当属元末明初古田籍达臣学士张以宁。他的《临水顺懿庙记》堪称宣传陈靖姑信仰文化的经典之作,为后人广泛传颂和引用,因此张以宁被称之为推广陈靖姑信仰文化第一人。该记中说,陈靖姑二十四岁那年,“孕数月,会大旱,脱胎往祈雨,果如注”,而自却“因秘泄,遂以产终”。 陈靖姑在生死弥留之际高呼:“吾死后,不救世难,不神也”,此后果然“灵迹显著,以至贞元八年(公元790年)邑人建庙临水祀陈靖姑,其神迹遂流传八闽”,继而“英灵著于八闽,施及于朔南”。

缘何陈靖姑辞世短短两年时间,就会有人建庙祭祀,且很快在南方形成信仰圈?我认为,这与中国封建社会人口发展历史有很大关系。

我们上小学时,就常听老师说,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在封建社会地大是事实,但却非人口众多,直到一九一一年宣统皇帝溥仪退位时,中国的人口也无非只有三亿四千万人。致使中国人口发展缓慢的重要原因是医疗技术落后、产殇和幼殇严重。清廷自定鼎北京直至退位,经历十位君主。除同治、光绪、宣统三帝没有子嗣外,其他七个皇帝总计生有子女一百四十六人,平均每人生育二十一人,其中十五岁以前夭折的竟有七十四人,占半数以上。有据可查的中国历史上子女最多的皇帝是清朝的康熙皇帝,他一生共有三十二子二十女,但有十二子九女幼殇。在非常注重香火传承的封建宫廷,幼殇尚且如此多发,估计产殇更加频繁。清朝医疗水平在封建社会当然已经不算低下,就连皇族都难以幸免于难,如果追溯到陈靖姑“灵迹显著”的唐朝寻常百姓人家,毋庸置疑, 因产殇和幼殇死亡的更是不计其数。

人们期盼有一位法力无边的神来拯救这种灾难。这一神圣的使命便落在了陈靖姑身上。信众们普遍认为:只有经历过某种痛苦的神,最理解这种痛苦,也就对深受同类痛苦的人们最具保护力。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战争对人口的大量灭杀。陈靖姑来到人世前三年(公元763年)“安史之乱”刚刚结束。历时近八年的战乱,中国人口从战前五千两百九十二万下降到一千六百九十九万。南方虽未直接经历“安史之乱”战火肆虐,但未必能够躲过兵灾。据《古田县志》记载,陈靖姑出生前二十六年的唐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古田已经建县,是福建较早开发的地方,战争的补给线必然会延伸至此。古田注定已是各种赋税徭役的重灾区,加之“会大旱”之类的天灾,民不聊生的境况可想而知。如何摆脱困境,当然首先要做到人丁兴旺。这是陈靖姑信仰呼之欲出的一个重要时代背景。

当然,陈靖姑信仰产生还与唐朝相对宽松的政治环境及对道教的极度尊崇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唐朝建立以来,一直实行的是适度宽松的政治政策,民间的思想禁锢得到充分解放。甚至出现“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身处皇城的臣子 都不把皇帝老儿放在眼里,执政者岂能容不下在偏远的闽越出现一个女神?而且众所周知陈靖姑是道教女神,何况唐朝最尊崇的宗教就是道教。唐朝建立初期,人们对李渊家族的汉族血统产生过怀疑,李氏统治者为“漂白”自己,就认老子(李耳)为自己先祖,进而尊崇道教。虽然后来武则天当政,为降低李唐王朝的影响力,开始抑制道教尊崇佛教;但唐玄宗当政时,又下令僧尼还俗,打压佛教,尊崇道教,以掣肘周武。李唐王朝尊崇道教的情结,无疑为陈靖姑信仰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早在春秋战国之前,我国古人就有优生优育的理念,可是在古时候根本没有条件像现在一样在全国大范围落实妇检、婚检、胎检和妇幼保健措施。人们只能把生儿育女的希望寄托于神灵,以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之大事难事。

在男权主宰的封建社会,女人的地位是十分低下的。“母以子为贵”不仅是妇孺皆知的俗语,也是衡量女人的价值标准。婚后不孕怪女人,生产不顺怪女人,产后子不能成活怪女人,生女不生男更要怪女人,甚至产下的幼儿怪异还是怪女人。女人生产不顺,须在保大人还是保小孩之间做出选择时,大都会选择保小孩。难怪白居易会感慨地说:“人生莫做妇人身,百年苦乐由他人。”就此而言,陈靖姑这一女神的产生,无疑闪烁着人类文明进步的光芒。她术有所专,专护产难;更难能可贵的是把妇女和幼儿摆上同等重要位置,给予育龄妇女无限的抚慰和力量。

元代无名氏在《湖南新闻夷坚续志》记述了一则陈夫人救产事,经明嘉靖《建宁府志》、明万历年间何乔远《间书》、明万历版《古田县志》收录确信,当属为陈靖姑救产事迹中流传最为广泛,也为载入史册最早、最多的故事:建宁府徐清叟子妇怀孕,十有七月不产,举家忧惧。忽一妇女踵门,自言姓陈,专医难产。徐喜,留之,以事告陈。妇曰:“此易耳。”置产妇于楼,陈妇同居焉。陈令备数仆持杖楼下,候有物坠地,即捶死之。陈妇以吹呵按摩,但见产一小蛇, 长尺余,自窍而下,群仆捶杀之,产妇平安,全家举手相庆重以礼物谢之,拒不受,但求手帕一方,令其书“徐某赠救产陈氏”数字。

读这则故事最让人眼睛一亮的是陈靖姑作为救产神,不仅有求必应, 而且主动服务,不受回报。故事折射出人们对待妇女的态度,即便“十有七月不产”,徐清叟作为福州知府这样的封建礼教何等森严的家庭,也只是“举家忧惧”,毫无责备孕妇;纵然产下是一条小蛇,“全家举手相庆”的是“产妇平安”。

在福建许多地方,妇女从知道自己怀孕起,便在房中供奉陈夫人神位,或挂陈夫人神像,每逢初一、十五都要焚香礼敬,以祈胎安、产顺。旦临盆,做婆婆的就不断地在神位前诵念,祈求奶娘保母子平安。在民间,陈靖姑被百姓们敬称之为“大奶”、“奶娘”、“娘妈”、“夫人妈”,所有的敬称都跟母亲有关。在孩子的心目中亲是伟大而且万能的,只有在“母亲”的护佑下,才不受任何侵害。

古田是我的家乡。生于斯、长于斯,我从小耳当染,对“夫人妈”的信仰尤感亲切。我的一个舅舅少年夭折,由此外婆一生信奉天主教, 但十分有趣的是她对“夫人妈”颇有好感,关于陈靖姑“寄胎祈雨”、 “勇斩蛇精”、“智斗长坑鬼”等故事都是她讲给我听的。印象最深的是, 我儿时眼睛爱长“麦粒肿”,大约是贪玩不讲卫生所致。有好几次邻居大姨从水缸里舀满一碗清水,供奉于“夫人妈”神位前,而后用此“神水”帮我清洗红肿眼,外婆竟也默许。

随着陈靖姑信仰在民间逐渐勃兴,坐落于古田县大桥镇中村的临水夫人祖庙—临水宫自然是祭祀陈靖姑香火最旺的地方。据《古田县志》记载,祖庙始建于唐贞元八年(公元792年),经宋、元、明、清历代重修扩建,清光绪元年(公元1875年)毁于火,翌年城乡募缘重建,历三年而成, 规模宏伟,视昔有加,留存于今。

现在呈现在信众和游客面前的临水宫依山建筑,红墙绿瓦,参差错落,气势恢宏。全宫占地八千多平方米,山门前的台阶,第一段为十八阶,第二段为二十四阶,据说那是人们对陈靖姑生平的纪念:因为她十八岁出嫁,二十四岁死去。因此古田及其周边一些地方,女子年龄十八岁和二十四岁,绝对不嫁,要么提前,要么推后,因为她们不愿意与陈夫人犯冲。这个“原则”至今仍在坚守。

临水宫正门嵌有“敕赐临水宫”匾额,宫内分前后左右四分殿:前殿南墙设两重仪门,越数级台阶达大院,院内存有古戏台、钟鼓楼、拜亭和正厅,以精雕细刻的廊柱、雕梁、画栋、斗拱扶摇而上,形成大小藻井。正厅中间供奉着相传以陈靖姑真身所塑造的神像。民间在史载的基础,对陈靖姑牺牲的故事做了进一步加工。说是白蛇精原来就住在临水洞中,经常出没,并化为美女伤害百姓。临水夫人斩杀白蛇精后坐蛇头而羽化, 从此白蛇精再也无法出洞伤害人间了。邑人感其恩德,将其肉身用炭布捆扎,外敷细泥,塑成一尊神像于临水洞口,外设神龛供奉。虽然历经风风雨雨,临水宫内许多神像重塑过,但陈夫人的一尊神像向来只作外层整修,至今仍是当年旧物。由此我们可以作如下推理:先有陈靖姑斩蛇羽化,而后才有陈靖姑塑像,接下来才有临水宫。这恐怕在中国所有庙宇中是绝无仅有的,同时更加奠定了古田临水宫乃陈靖姑祖庙的地位。

临水宫左殿是太保殿;右殿塑有三十六婆官像,据说她们都是陈靖姑“救产护胎佑民”大业的追随者。后殿由陈母葛夫人殿、梳妆楼、三清宫组成。如此构建,是否蕴涵着“母以女为贵”的含义,能否作为中国女权萌芽的象征?我们不得而知。临水宫周围还散存着与陈靖姑身世相关的白蛇洞、百花桥、梳妆桥、顺天府宫、夫人潭等十多处遗迹。宫内、宫外几乎所有庙堂和遗迹都与“救产护胎佑民”有关,就连钟鼓楼和虎、马二将军神像旁都分别书写着“辅弼除邪功不朽,保婴救产佑黎民”和“身赴云端佑产妇,莅临凡间保婴儿”的楹联,可见两位身材威武的将军也是为此职责而垂幸临水宫的。

如此浓郁的救产护胎佑民氛围,自然会引来无数信众的膜顶崇拜,其中来的最多的当然是婚后多年不育的夫妻。他们先向陈靖姑祈祷,然后从神像前请一只小鞋回家放在枕头下,来年如果生了孩子要来还愿,必须再做一双新鞋放到神像前,就这样,人世间的生命来来往往。千百年来这里气氛最热烈的时间,当属每年农历正月十五(陈靖姑诞辰)和七月二十八(陈靖姑升天之日)。当年的气氛有多热烈,我们今天很难猜想, 与陈靖姑神像咫尺相对的古戏台,或许是最好的见证。

古戏台正面阔一间,进深三间四柱,上覆八角形藻井;柱子四面向外悬挑,上加卷棚杆,下饰挂板、牛腿,形成三面通透的表演空间。戏台四面出椽三米,老角梁之上加支戗柱,檐口起翘达两米六六,使整个戏台的屋面曲线呈现出极度夸张的伸向天际的表现力,是国内仅存的四座同风格的戏台之一,堪与当年紫禁城慈禧太后看戏的戏楼媲美,以其独特的建筑艺术特点被收入《中国戏剧志》。几经沧桑,久历风雨,老戏台依然光彩照人。

陈靖姑受历代帝王敕封甚多。南宋淳祐元年(公元1241年),理宗加封陈靖姑为“崇福昭惠慈济夫人”,亲颁“顺懿”新额;淳祐六年(公元1246年),复由福州知府徐清叟奏请,加封“天仙圣母青灵普化碧霞元君”元元统初年(公元1333年)追封“淑靖”;清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皇后宣封“天仙圣母”;咸丰年间加封“顺天圣母”等。民间俗称“临水夫人”“临水奶”等等。清道光皇帝因皇后难产求女神灵验,直呼再生父母,故民间又有“陈太后”之称。

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每年到古田临水宫进香、旅游的信众和游客多达十余万人次;全世界有临水夫人庙五千多座,信众八千多万人,遍布二十六个国家和地区。2008年6月,临水夫人陈靖姑信仰习俗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与众不同的是古田临水宫各地分临宫庙,不仅保持着神缘同属的关系,同时还一直与境内各地分临宫庙保持着密切联系,这也是临水夫人信仰最大特色所在,在全国当属罕见。保持联系的方法则是各地分临宫庙每年或三五年(视远近而定)正月十五到古田临水宫祖庙“请香火”。相传该习俗始于南宋,盛行于明清,至今保留。过去由于交通不便,加之又有抢头香的习俗,闽东福安、福鼎和浙江温州、瑞安一带的宫庙就在古田临水宫建起了驿站, 专供香客栖息。

在官方历次加封的推动下,明代对陈靖姑的信仰主要集中在以福州方言为中心的闽北和闽东两大区域。到清代,对陈靖姑信仰的传播北至浙江南部的平阳、瑞安、温州、丽水、青田等地,南至台湾以及东南亚地区。

在东南亚国家和地区中,陈靖姑信仰影响最大的当属台湾。据不完全统计,台湾现有专祭临水夫人的宫庙达四百多座,陪祀的有三千多座。

陈靖姑信仰漂海过台是与福州地区(古田原属福州管辖)百姓移民台湾分不开的。明末清初,福州、闽县、侯官、长乐、连江百姓追随郑成功渡海戍台,在宝岛定居扎根。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清朝廷统一台湾后,福州又有大批的人入台谋生,垦荒种植。乾隆年间,入台的限制进步放宽,确定淡水的八里坌与福州的五虎门作为两岸对渡口岸之一。这样, 福州地区百姓举家入台更加便利。随着福州人入台定居数量增多,临水宫在台湾各地应运而生。台南白河镇南台临水宫建于清初顺治年间,被认为是台湾开基临水宫。此后,临水夫人作为扶胎保育女神的信仰在台湾岛逐渐传播开来,渐渐也为当地百姓所普遍信奉。一九四六年,国民党退守台湾,又带去大批福州籍的军民,其中古田达三百零一人,大都在岛内定居。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陈靖姑信仰在台湾得到进一步宣扬,许多临水宫重建或修葺一新,台南白河镇南台临水宫、台南市临水夫人奶庙、台北市临水顺天堂等香火鼎盛。特别是八十年代建成的台北碧潭观光临水宫最为壮观,已成为台湾五大观光庙宇之一。

陈靖姑文化已成闽台民俗交流的重要纽带。每年正月十五日陈靖姑诞辰,各处临水宫都举行隆重庆典,鼓乐阵阵,信徒蜂拥而至,焚香祈愿。福州乡亲和台胞共同献资修复了古田临水陈太后塔亭祖庙和龙潭角陈靖姑祈雨处。这两处千年古迹的修复,对弘扬陈靖姑文化,加强闽台两岸民俗交流,增强民族的亲和力,都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近年来随着两岸交流日趋密切,许多台胞不辞辛劳,怀抱陈靖姑像跨海到古田临水宫祖庙进香分灵。二OO八年七月五日,以妈祖经贸联谊会理事长陈雪生为总顾问,副理事长曹尔忠为团长的进香团,一行三百一十八人,首次以直航的形式抵达福建宁德港,而后奔赴古田临水宫祖庙祭祀,开启了闽台陈靖姑信仰文化交流的新纪元。

二OO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古田县临水宫管委会与台湾顺天圣母协会联合举办古田临水宫祖庙陈靖姑金身巡游台湾活动。二十三日一早,临水宫祖庙举行了盛大的起驾仪式,欢送顺天圣母陈靖姑金身出巡台湾。福建省、宁德市、古田县有关部门领导、当地信众以及来自浙江、福州、长乐、美国、东南亚等地的信众数千人到现场送行,台湾顺天圣母协会理事长彭来也赶到古田迎接。在起驾仪式上,举行了隆重的敬神请神舞。舞蹈展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陈靖姑信俗的核心内容请香接火仪式,表现了陈靖姑民俗文化的丰富内涵。同时还举行了隆重的道教礼仪活动,表演大型送神舞《临水情》—“三十六宫婆”身着雍容华贵的盛唐礼服载歌载舞给陈靖姑送行,顺天圣母陈靖姑金身乘坐八抬大轿,在声势浩大的仪仗队的护驾下,徐徐步出临水宫。巡游活动还在古田城关举行绕境游,全城数万群众在大街两侧列队欢送,或焚香朝拜、或燃放鞭炮,或挥舞鲜花,祝愿顺天圣母陈靖姑金身巡游台湾活动顺利成功。

那次巡游活动环游台湾全岛十五个县市和十五座宫庙,一百二十九个宫庙前来分香敬香,受到百万信众的朝拜,前后历时十二天,绕岛行程达一千七百多千米,沿途成千上万信众敬香献果、顶礼膜拜、盛况空前。尤其是二十四日十一时,临水夫人金身抵达台北松山机场时,数千信众冒雨接驾,不少信众激动的热泪涕零,并在机场跳起了迎神舞蹈,许多国际游客被现场气氛感染,纷纷拍照留念......

在羽化一千两百多年后的今天,陈靖姑信仰能够成为闽台两岸文化交流的重要纽带,这恐怕是陈靖姑生前怎么也想不到的。

责任编辑:余凌古田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